1. <progress id="uukat"></progress>

      綜合新聞

      交大藥學院“風之彩,云之南”實踐團隊赴云南開展社會實踐

      2002年,第一支“風之彩·云之南”社會實踐團隊,從上海交通大學出發,走進祖國西南部邊陲的云南省。十七年來,實踐團的腳步遍布了大半個云南。“行萬里路,知中國情”,藥學院師生用行動體現了“感恩、責任、激情、夢想”的交大精神。

      2019年,第十八支“風之彩,云之南”社會實踐團隊由上海交通大學藥學院李曉波教授、田輝老師帶隊,經歷39小時的火車抵達云南,開啟了新的征程。本次實踐圍繞民族醫藥的現狀與傳承展開,通過深入當地彝、傣、藏醫院等地,采訪民族醫藥專業人士,用網絡、新媒體等方式,記錄、弘揚我國寶貴的民族醫藥文化。

      百里彝山藏仙草 千年古方惠萬民

      楚雄彝族自治州中醫醫院成立于1979年,2003年組建為云南省彝醫醫院,成為全國唯一的一所省級彝醫醫院。楚雄州委、州政府于2018年9月1日頒布實施《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彝醫藥條例》,為彝醫藥事業發展提供了法律保障。彝族醫藥以其完整的醫藥理論體系和有效的臨床實踐迅速崛起,楚雄州是彝醫藥的發源地和主要傳承區。由此,醫院大力推進彝醫藥建設,定位打造世界一流的彝醫藥特色“健康生活目的地”。

      圖片4.png 

      楚雄州中醫院副院長,云南省彝醫醫院副院長展平、楚雄州彝族醫藥研究所副所長余惠祥、彝藥研究所辦公室主任高金榮、院辦公室副主任竇小剛、科研信息科科長,學會辦主任楊國卉、楚雄州中醫院臨床藥學辦公室主任,藥劑科副主任何建萍,辦公室王畢芳熱情地接待了實踐團。座談會上,展平副院長介紹了彝醫院的發展現狀,藥學院李曉波教授展示了“風之彩·云之南”過去取得的成果,以及本次實踐的目的。

      圖片5.png 

      實踐團在余惠祥老師的帶領下參觀了彝族醫藥館以及彝醫藥傳習所。余老師是我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彝醫水膏藥療法代表性傳承人,水膏藥療法也已在彝區有上百年的使用歷史。該療法有著十分苛刻的要求,需要根據不同的疾病和傷勢選用不同的藥粉,然后再根據病情的需要在冰雪水、井中涼水、地表長流水、溫水、煙筒水、草藥液等溶劑中進行選擇將藥粉調制成糊狀,外敷于患處。具有“活血祛瘀、消腫止痛”,治療“跌打損傷”等療效。余老師也詳細介紹了種類豐富的彝族藥材,并且重點介紹了帶有濃郁民族特色的彝藥在用藥理論指導、藥用部位、功效與主治范圍與中藥的不同之處。

      為了讓彝藥普惠老百姓,目前云南省彝醫醫院在“遵古”的基礎上,采用現代工藝制成乳膏,方便患者攜帶與使用。隨著近現代醫藥行業趨于國際化,民族藥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就彝醫藥而言,其主要是根據《雙柏彝醫書》《齊蘇書》等古籍的記載和彝族群眾醫藥經驗的總結,在制備過程、生產工藝等還有待改進完善。尋找科學性與實用性的平衡點正是藥學人繼承與發揚民族藥的突破口。

      入滇南探傣醫秘笈 知國情承民族瑰寶

      傣族自治州傣醫醫院成立于1979年。傣醫醫院副院長玉臘波、主任醫師,傣醫藥教學科主任巖罕單為實踐團成員詳細介紹了醫院文化建設、傣醫特色療法、特色科室建設和傣藥制劑推廣應用等情況。巖老師帶領實踐團參觀了傣醫十大傳統療法之一的睡藥療法。傣醫按病情不同配備相應的鮮品或干品傣藥,切碎加水或酒炒熱,將熱藥平攤在睡藥床上,讓患者直接睡在藥上,加蓋被褥,使藥物之余熱透周身。一次大約半小時,此療法在當地口口相傳。醫院的藥園里也珍藏著許多藥材,大都是巖醫生親手種植。由于傣藥大多需要新鮮藥材,為了避免在緊急需要的時候找不到藥材故在此種植。

      圖片6.png

      中科院藥用植物研究所云南分所于1983年成立。西雙版納南藥園于2000年被云南省政府授予“云南省科普及教育基地”稱號,2006年被國家基金委授予“國家理科基礎科學研究與教學人才培養基地——云南大學生物學專業實習基地”稱號。藥理中心主任李光介紹了研究所的概況和所內藥材的保有量。

      圖片7.png

      滇西大學傣醫藥學院建院于2017年,現開設有傣醫學專業,康復治療學、中藥學三個專業。滇西大團學工作處副處長臺海川、實驗實訓中心負責人李曉花,金鈴鈺老師,田川老師和傣族學生接待了實踐團,熱情地帶領大家參觀學院實驗室。傣醫藥學院傣醫學專業每年大約招收40名學生,其中既有有傣族學生,也有其他民族學生。

       實踐團成員也前往傣族寨子進行實地探訪。傣族同學玉恩為實踐團進行翻譯,前后采訪了三位具有代表性的傣族民間醫生:巖萬醫生、巖叫醫生、劉醫生。巖萬醫生為實踐團展示了口功吹氣療法(傣族傳統醫藥特色之一,在傣醫治療疾病時,對準患者或者患處用口吹氣的治療方法)。該療法為祖輩相傳,一般不外傳,拜師學藝需要舉行隆重的拜師儀式。劉醫生在采訪中表示,他的醫術師承外公,現未有繼承人。他家中只有一個女兒,而口功接骨的手法只傳男不傳女。每一家所采用的藥材,口功默念的內容,接骨所用的手法雖大體相同,皆屬于傣醫,但每一脈都不盡相同。對于現狀,劉醫生擔憂其祖傳醫術會面臨斷承的風險。 

      西雙版納現也因為大量種植香蕉、橡膠對土壤產生了影響;現代化進程中,對自然植被的破壞也導致許多藥用植物很難找尋;且部分傳統的傣藥所用植物不符合藥典標準而不能使用。傣醫藥發展相對緩慢,與現代化結合不足,很多民間的傣醫也因為無醫師資格證而不能行醫。玉臘波副院長指出:傣醫藥想要發展,走標準化就要對傳統有所舍棄,地方相關的政策需不斷完善,各科研人員要不斷創新,促進傣藥的劑型改革,才能讓傣醫藥綻放新的光芒。

      千載藏醫蘊真意 “唐卡”古樹發新枝

      迪慶州藏醫院于1987年7月成立。三十多年來,其蓬勃發展,不斷取得新的突破。現作為二級甲等民族醫院,擁有藏醫藥骨傷療法這一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并推動藏族醫藥獲評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藏醫鼻祖——玉妥·寧瑪云丹貢布的雕像佇立于藏醫院內。他汲取國內外醫藥學的精華,匯集古藏族人民長期與疾病作斗爭的經驗,結合祥雄醫學撰寫了舉世聞名的藏醫學巨著《四部醫典》,創立了較完整的藏醫學體系,藏醫藥也自此蓬勃發展。

      藏醫文獻古籍閱覽室珍藏了百余本藏醫經典古籍以及不同版本的《四部醫典》,由于多數古籍均為藏語版,廖院長稱“雖也有專家將《四部醫典》翻譯成漢語版,但其內容與藏語版原文還是有一定的差距,這也增加了不懂藏語的年輕人學習藏醫的難度。”藏醫藥文化展廳藏著藏醫藥的前世今生。藏醫藥“曼唐”(醫藥唐卡)在藏醫藥史上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曼唐》形成于清康熙年間,它以《四部醫典》為藍本,又依據《月王藥診》等經典醫籍,作成了八十幅唐卡畫圖。畫圖形象生動地展現了藏醫理論,也為當代藏醫藥的創新與發展奠定了基礎。

      圖片14.png

      藏醫具有藥浴法、外科骨傷療法、放血療法和灌腸療法等特色療法。其中,藏藥浴最早記載于《四部醫典》中,是藏醫五械療法之一。主要是將全身或局部肢體浸泡于古法發酵的五味甘露為主的煮熬藥汁中,在藥和水的熱能作用下,開放人體體表的毛孔、使藥物的有效成分通過皮膚毛孔滲透到體內毛細血管和淋巴管,并迅速直達病變部位,具有祛風除濕、通經活絡、調和氣血、改善機體新陳代謝、增強人體免疫力等作用。為了不斷加強醫院對藏醫傳承事業的發展,2019年藏醫院外治科嘗試開展藏藥浴治療,獲得了病人較好的評價。藏醫藥具有很強的包容性,在幾千年的歷史里與其他民族醫藥共通融合、互相學習、取長補短,不斷傳承與創新。藏醫藥的悠久歷史也看到了藏醫發展所遇到的困難和阻力:藏醫療效顯著、藏藥效果甚好,但缺乏作用機理和物質基礎的科學研究。若有掌握交叉學科知識的復合型藥學人才進行藏醫藥的科學基礎研究,便可使藏醫藥獲得更多的認可進而使更多人受益。

      通過對彝、傣、藏三大民族醫藥和專業人士的調研采訪,“風之彩·云之南”社會實踐團成員們深入思考,對于云南民族醫藥的傳承與發展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并對民族醫藥有了各自的見解,在不斷實踐的過程中產生了新的想法。隊員們也真正體會到了社會實踐豐富的精神內涵,真正做到了“行萬里路,知中國情”。相信這次經歷不止是每一位團隊成員寶貴的人生體驗,更是在今后生活中面對挫折不可多得的有效經驗。

      圖片12.png

      十九大以來,國家堅持分類指導,推動少數民族醫藥穩步協調發展,藥學人有理由相信,民族醫藥正擁有著前所未有的廣大機遇。機遇也是挑戰,現今是民族醫藥發展的重要轉折階段,在擁有豐富民族藥資源的基礎上,在堅守民族藥發展的一線人士,嚴謹的科學科研工作者們和國家的大力支持下,民族醫藥在未來的路上一定能夠攻堅克難、砥礪前行,走出云南、走向世界!


      “風之彩,云之南”社會實踐團隊
      校團委
      美国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