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uukat"></progress>

      一周聲音

      中國經濟還有四大新紅利(等4則)

      一周聲音

      上海交大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特聘教授陸銘:上海的經濟正在“香港化”

      上海的經濟正在“香港化”,這并不是在表揚上海,而是一個貶義詞。因為香港經濟出現了問題,它的成本太高,但香港跟上海又不一樣,它是一個島嶼城市,城市擴張會碰到自然邊界,我們考慮房子的時候,土地供應和住房供應收緊,房價就會貴,需要更多的服務。可是來提供服務的人口又被限制了,于是服務又貴,房子和服務的價格漲上去,成本已經接近于香港,但我們的人均收入卻只有香港的1/3。所以我們今天所采取的政策,并不利于上海的發展。在去全球化的趨勢背景下,由于中國有非常巨大的國內市場,可以利用規模經濟發展整個中國經濟,利用大城市發揮產業發展和引領作用,政府應該怎么做呢?1.增加供給的數量。2.改善供給的質量。3.讓供給適應需求讓城市的生活不致于在人口增加的過程中出現交通擁堵、環境污染、公共服務不足等問題。當城市同時擁有高技能和低技能勞動者,收入差距可能會擴大,要通過公共服務的均等化,讓人與人之間的福利差距,控制在一定的范圍之內,來促進社會的和諧,增加城市的包容性。(觀察者網 2019.05.6)

      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臨床營養科營養師:痛風患者也能吃海鮮

      痛風患者往往談海鮮“色”變。然而,痛風患者真的不能吃海鮮嗎?高嘌呤飲食可使尿酸濃度升高,造成急性痛風性關節炎發作。一般人正常膳食每天攝入嘌呤600~1000毫克,而痛風患者急性發作期嘌呤攝入量應控制在150毫克以內,緩解期也應遵循低嘌呤的飲食原則,但可稍稍放寬限制。一般食物按嘌呤含量分為高、中、低三類。屬于高嘌呤的海鮮有:沙丁魚、白帶魚、白鯧魚、牡蠣、蛤蜊等。無論急性期還是緩解期,痛風患者均應少吃或避免吃這類食物。中等嘌呤的海鮮有鱈魚、鮭魚、金槍魚、龍蝦、烏賊、螃蟹等。緩解期可適量選擇這類食物,建議食用量不超過120克/天,且不要集中在一頓吃完,以免誘發痛風。烹調海鮮時要注意,應該避免加入辣椒、胡椒、芥末及生姜等香辛料,它們能興奮自主神經,誘導痛風急性發作。由于嘌呤是水溶性的,所以,海鮮先用沸水焯過后再烹調,可以減少嘌呤含量。經過燉煮,魚湯等湯類食物中嘌呤含量較高,痛風患者應該少喝。(當代健康報 2019.05.9)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何帆:規范政府投資仍需廣開前門

      2019年5月5日,國務院正式公布了《政府投資條例》(以下簡稱為“條例”),該條例對政府投資相關方面作了明確規定,并將于2019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時隔9年,正式出臺的條例引發了市場的廣泛關注。我們認為,條例進一步明確了預算內投資的定位,有助于規范預算內資金的投向和使用方式。但是,由于總投資需求中來自政府部門的投資占比依然很大,且主要體現在預算外。如果不能為財政投資開足前門,地方政府仍然會有動力進行預算外的政府投資。首先,實現高質量發展的目標要求規范政府投資。當前,中國的經濟已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和高效益的增長階段,政府不再一味追求投資拉動經濟增長,更注重防范化解債務風險。其次,條例的出臺目標非常清晰,對政府投資的定位也比較準確。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宏觀調控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許多地方政府政策和行為都可以憑借這個名義得以實施。最后,條例的許多細節直接針對政府不規范投資行為的痛點。例如,條例規定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不得違法違規舉借債務籌措政府投資資金;政府投資項目不得由施工單位墊資建設,初步設計提出的投資概算超過經批準的可行性研究報告提出的投資估算10%的,審核部門可要求項目單位重新報送可行性研究報告。雖然條例的正式出臺對規范政府投資有重要意義,但是本條例主要針對預算內資金的使用和管理做出了詳細管理,對預算外的行為沒有更多涉及。通過考察政府投資的基本事實可知,政府投資正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但更多發生在預算外而非預算內。(21經濟網 2019.05.10)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周道洪:中國經濟還有四大新紅利

      第一是市場紅利。我國作為13億多人口的大國經濟,擁有全球規模最大、超過4億人且快速增長的中等收入群體,是全球最具潛力和成長性的消費市場。目前消費已成為我國經濟增長的主動力,2018年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為76.2%。我國作為大國經濟,城市化進程仍在持續推進,經濟發展動力并未衰減。第二是制度紅利。我國全面深化改革將釋放巨大制度紅利,當前是改革乘數效應最大的階段。從放管服改革到政府職能轉變,從經濟體制改革、金融領域改革到發展自貿區等,改革的全面推進和不斷深化必將全面釋放制度紅利。且不說全面深化改革,單是國資國企改革真刀真槍動起來,我國經濟再次起飛就是大概率事件。第三是資本紅利。研究市場資金情況,要認清兩類流動性:一是央行流動性。這是增量的流動性,主要看貨幣政策。隨著美元進入加息周期,盡管我國為了刺激經濟,仍在設法釋放流動性,但空間有限,已經回不到從前的寬松局面;二是存量流動性。全球范圍看,存量流動性泛濫是一個顯著現象,這從過去十年美國資本市場長期牛市可見一斑。再看國內,當前同樣處于資金過剩時代。2018年我國本外幣存款余額達182.52萬億元,其中人民幣存款余額達177.52萬億元。特別是居民儲蓄達70萬億元之巨,居民儲蓄率45.84%,居于世界前列。第四是創新紅利。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在努力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著力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加之國際貿易摩擦的外部嚴峻挑戰,也在催化我國政府及企業更加注重核心技術研發和科技投入。創新驅動已成為國家重大戰略,創新可望成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未來我國科技紅利和工程師紅利厚積薄發值得期待。(MBA中國網 2019.05.12)

       


      新聞中心
      美国伦理电影